相关文章

考试抄一抄就能拿“月嫂证”?三女子合肥被骗千元培训费

现如今,每个孩子,都是家庭里的宝。新生儿更是如此。为了更好的照顾孩子和产妇,很多家庭,都会花钱请专门的月嫂或者是育婴师。强劲的市场需求,也催生了很多月嫂和育婴师的培训机构,但这些培训机构里面,培训质量更是良莠不齐。前段时间,就有三位女士,给我们打来电话说,她们在合肥一家培训机构的培训,可能大有问题。

三位女士报名育婴课程 学完发现证没用

给我们投诉的,是三位并排坐着的女士。她们分别来自不同的地方,年龄都在30岁左右,而且学历都不是太高。分别是山东省菏泽市居民王女士, 肥东县居民牛女士和马鞍山市居民张女士。

在今年3月份,身在合肥的她们,分别通过朋友介绍或者网络搜索的方式,在合肥找到了一家名叫“北京恒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的培训机构,报名参加月嫂和育婴师培训。

当时三位女士听说月嫂行业比较火爆,也想学门手艺。经过咨询,王女士和牛女士,交钱报名了月嫂和育婴师培训,张女士只报了月嫂培训。都交了上千元,其中牛女士交了近4000元。交的钱不少,但每个培训项目,却只培训了一周。培训结束后,三位女士觉得,她们并没有学到什么真本事。

王女士对记者表示,他们那一期有30多人,一门只培训一个礼拜,两门就是半个月,就结束啦。如果让自己现在去照顾孩子,自己的心里都发虚。牛女士也表示,因为自己本身就没什么文化嘛,老师讲的都太深奥了,自己完全没有听懂。

报名的时候,这家公司承诺,每个项目培训结束后,都会颁发相应的证书。在学员们拍下来的招生简章里,记者看到,在“月嫂(母婴护理师)培训”这一项上,上面写着:“凡参加培训并经考核合格者,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颁发月嫂岗位培训合格证书,证书全国通用。”

培训结束后,这家培训机构也组织了考试,但学员们说,考场上监考很松,大家都在抄。牛女士说,当时就是给她们上课的老师组织的考试,一人发一张卷子,基本上都是互相抄。王女士也承认,当时大家是互相抄,百度的百度,翻书的翻书。而张女士因为文化程度不好,她的卷子都是老师给她做的。

虽然根据学员们的说法,考试是抄的,但考试结束后不久,月嫂培训的证书,就率先发了下来。在三位学员的证书上,记者看到,封面上写着“职业能力入库证书”,内页里“专业”一栏,填写的是“母婴护理师”,等级为高级。

发证单位,也由招生简章里承诺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颁发”,变成了由一个名叫“中国国家培训网”的网站颁发。拿着这个证书,学员们便到外面去找工作,却发现很多用人单位,都不认可这个证书。

记者也分别咨询了合肥市人社系统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对方向记者确认,这个证,不是人社系统发出去的。

如此培训是否合法?

在贴出来的招生简章里,承诺“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颁发月嫂岗位培训合格证书”,但发下来的证书,却是由一家网站颁发的,而且颁发的证书,很多用人单位都不认。这中间是怎么回事呢?记者也找到了这家培训机构。

在合肥市桐城南路一栋三层高的楼房里,记者找到了这家被投诉的培训机构。站在楼下,只见楼顶上立着“家康母婴护理中心”的红色大字,在一块横向张贴的巨幅广告招贴上,左右两边,分别写着“家康母婴”和“恒沃教育”。

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记者查询到,代平口中的安徽家康母婴护理有限公司,和北京恒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都在合肥经开区进行了工商登记,其中安徽家康母婴护理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里,包含了母婴护理和家政服务,但北京恒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的经营范围中,并不包括这两项。

这家培训机构也承认,投诉人王女士等三人,确实在他们那里培训了一周左右。王女士等三位学员,希望能把培训费退给她们,但对方却说这不可能。这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也隐晦的向记者表示,目前合肥市场上的月嫂培训行情,确实有点乱。

在这家培训机构一进门的墙上,挂了三块金黄的标牌,上面打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国国家培训网”职业技能人才培训基地的字样。在另一面墙上,挂着母婴护理师(月嫂)课程简介,在证书颁发一项,上面写着:凡参加培训并经考核合格者,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国国家培训网”颁发母婴护理岗位培训合格证书,全国通用。

在中国国家培训网的官网上,记者看到,在公司简介一栏,里面标注着:中国国家培训网,现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信息中心和北京飞利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业务指导。

整个简介里,并没有说“中国国家培训网”隶属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记者也打通了中国国家培训网的报名咨询电话,对方的工作人员说,他们严禁下面的培训机构,打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名义进行宣传。

这位工作人员也强调,他们发的培训证书,跟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也没有关系。对于发的证书,能不能被用人单位认可,他们也不能保证。

培训“月嫂”有没有相关规范 记者来调查

目前的月嫂和育婴师市场上,充斥着很多忽悠人的把戏,在我们之前报道过的月嫂市场调查中,就有不少家政机构,对外忽悠说,他们那里的月嫂都是持“月嫂证”上岗。

合肥市人社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并没有所谓的“月嫂证”。在国家最新的职业分类目录里面,涉及到照顾新生儿的工种,里面只收录了“育婴员”这个职业,并没有“月嫂”或者“母婴护理员”这个职业。只有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里面的,才会由人社部门颁发相应的“国家职业资格证书”。

目前,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分为五级到一级,分别对应着初级、中级、高级、技师和高级技师五个等级,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网站上,可以进行全国联网查询。

像月嫂这样,没有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但市场上又有需求的职业,可以由行业组织或民间培训机构,颁发《职业培训证书》、《岗位培训证书》、《专业能力证书》等“培训证书”,这类培训,只需要进行正常的工商登记就可以,并不需要人社部门的相关审批。但涉及到国家职业资格等级培训的,必须要到当地人社部门,去进行培训资质审核。

在培训价格上,除了一些培训机构的收费培训项目,合肥市场上,目前也存在一些月嫂和育婴师的免费培训项目。合法有家名叫合肥盛杰人才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培训机构,就通过公开竞标的方式,中得了2016年和2017年,合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标的“社会家政服务人才培训”项目,这其中,就包括了月嫂和育婴师的免费培训。

合肥盛杰人才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毕秀芳介绍说,这个项目,是政府购买社会服务,我们来承办的项目,是一个全免费培训的项目,包括证书、教材,还会给学员印一些讲义,还有一个免费的工作餐,全程是没有任何收费的。

事发后,投诉人王女士等人,将此事,向合肥经开区的人社部门进行了投诉。发稿前,记者了解到,经过调解,投诉人王女士等人,和被投诉的培训机构,达成了和解,偿还了三位女士的部分学费。

专家告诉记者,目前整个月嫂和育婴师培训市场上,如果培训机构和参加培训的学员,都急功近利,只是“为了拿证而拿证”,到头来,很可能迎来多输的局面。国家育婴师培训主讲教师林林表示,真正的受害者,他觉得有三方,一方就是培训市场很混乱,也让很多学员觉得在这个培训中,没有真正的获益,另外让很多家庭受到了损伤。

通过培训学员们的陈述和我们记者的调查,我们也看到了,目前在月嫂和育婴师培训市场上,存在着诸如培训周期过短、考核过程中学员抄袭、培训机构违规夸大宣传、培训质量堪忧等一系列问题。综合来看,目前,整个月嫂和育婴师市场,问题很多,作为一个靠良好口碑才能赢得持续发展的服务性行业,如果这些问题长期得不到正视,任由其恶性发展,到头来,很可能迎来“培训学员没学到真本事,培训机构砸了招牌,雇佣方对服务严重不满意”的多输局面。如何变“多输”为“多赢”,亟需的,是行业加强自律和相关监管部门摸底后的大力整顿。